户籍开放 释放城市发展潜能

搜狐焦点漳州站 2020-01-20 11:30:06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有人的地方就有经济,人才是城市未来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。吸引来了人才,有了新增人口,才可能有新增的劳动力和消费能力,城市才可能创造出新的价值。 可以说,人口流动在全球来讲都是一个特别重大的经济事件,而经济的发展决定了城市的发展。15年前,葛优在电影《天下无贼》中说了一句经典的台词:“21世纪什么最

21000元/平方米

龙海角美龙池R26;龙池大道与鸿渐路交汇处 查看地图

2018年06月30日 70年

四居 |82-133 m² 全部户型

400-032-4608 转 378398
微信扫码拨打
微信扫码
节省您的拨号时间

普通住宅 板楼 塔楼 小户型

我要看房:近期看房活动,楼盘优惠信息通知我 已有43人报名
立即报名

 

有人的地方就有经济,人才是城市未来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。吸引来了人才,有了新增人口,才可能有新增的劳动力和消费能力,城市才可能创造出新的价值。 可以说,人口流动在全球来讲都是一个特别重大的经济事件,而经济的发展决定了城市的发展。15年前,葛优在电影《天下无贼》中说了一句经典的台词:“21世纪什么最贵?

有人的地方就有经济,人才是城市未来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。吸引来了人才,有了新增人口,才可能有新增的劳动力和消费能力,城市才可能创造出新的价值。

可以说,人口流动在全球来讲都是一个特别重大的经济事件,而经济的发展决定了城市的发展。15年前,葛优在电影《天下无贼》中说了一句经典的台词:“21世纪什么最贵?人才!”如今21世纪已经进入了第二十个年头,人才显得越发珍贵。只有当人才像水一样流动起来,整个社会才会充满生机活力,而这背后,则是依靠人才带动的经济发展。

去年12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“《意见》”),围绕创造流动机会、畅通流动渠道、扩展发展空间、兜牢社会底线等方面作出顶层设计和制度安排,为促进劳动力和人才流动注入强劲动力。

《意见》中明确提出未来在户籍开放方面的战略措施: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,主要包括石家庄、南昌、贵阳、兰州、福州、呼和浩特、海口、银川、西宁9个省会城市或首府;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大城市的落户条件;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,大幅增加落户规模,精简积分项目,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。

有关取消落户限制的情况一目了然,放开大城市的落户限制,具体如何放开,虽然没有明确细化,但是此前部分城市也有类似的标准出台,比如广东东莞,该城市“放开”落户的主要对象是高校毕业生、技术工人、留学归国人员、新生代农民工等。而按照人口数量标准来看,昆明、青岛、大连等很多城市都满足这一标准,对于一些应届毕业生甚至是高精尖的人才,这些都是很有吸引力的城市。

至于北上广深这类的特大城市,总结一下,稳定就业+年龄+教育背景+稳定住所这四点满足了,基本就具备在特大型城市落户的条件了。和之前相比,这样的政策已经方便了太多。曾几何时,毕业生想要留在特大型城市,唯一的渠道就是校园招聘,如果晚了一年可能就没有机会了,就必须通过城市积分落户,这个过程通常需要几年时间。这实际上是很多高端人才留在特大城市的阻碍。而此次《意见》中对积分落户政策的相关调整,无疑给这些人才带去了希望。

很显然,此次《意见》的核心就是户籍制度的放开,这一点从近年来各个城市的“抢人大战”中可见一斑。不但“抢人”,还要“留人”,如合肥的“养人新政”,长沙的高层次人才“绿卡”,沈阳的“人才新政9条”,南京的“安居政策”等,都不同程度的在落户和补贴政策以外,加强了针对人才的基础公共服务的制度供给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经济,人才是城市未来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。吸引来了人才,有了新增人口,才可能有新增的劳动力和消费能力,城市才可能创造出新的价值。

可以说,人口流动在全球来讲都是一个特别重大的经济事件,而经济的发展决定了城市的发展。英国伦敦的发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。伦敦最早是古罗马人建立的,是泰晤士河边上的一个小村庄,后来周边的人口不断进入、集中,使得人才的多元化结构越来越丰富,发展也越来越快。除此之外,很多人印象中都有一种直观的感受,即虽然都属于西方世界,但是欧盟国家的发展并没有美国发展得迅速,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和人口流动有关。毕竟,美国一直是一个大熔炉式的国家,而欧盟很多国家则是非移民国家,对人口的流动有较大的限制。

回到中国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我国劳动力人口在2011年时为9.25亿人,随后逐年下降,2018年劳动力人口总数为8.97亿人,占总人口比重64.3%,同比减少470万人,比重

下降0.6个百分点。

虽然当前我国面临着劳动力结构性短缺,但人口综合素质已有相当大的提升,劳动力人口所产出的经济效益也在逐年提升,人口红利正在以“人力资本”的方式进一步推动经济发展。

随着我国经济从高速发展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意识到人才要素的重要性。在粗放式发展的背景下,资金、原材料、土地等要素分量较重,人才作用并没有很好地展现出来;在集约发展下,海内外人才与创新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。当然,在人口老龄化、养老金支持压力大的背景下,引进人才增加劳动人口,一定程度上交社保的人多了,相应的养老保险支出压力就小了,因此争抢优质年轻劳动力成为一种前瞻性的做法。

从更宏观一点的角度来讲,去年3月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时就明确提出,要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,持续释放内需潜力。这里面所言的“强大国内市场”显然不仅仅是消费市场,还有人才市场。

当此次《意见》被提出的时候,相关部门发言人就一再强调,这是促进劳动力和社会性流动的政策体系。很显然,这是一套体系,户籍改革只是一个开始,但绝对不是终点。后续还有一系列的相应措施会跟进。

回顾历史,每一次户籍改革都伴随着城镇化的一点一点深入,聚天下人才而用之,才能更好地释放城市发展潜能,进而助力国家的发展。

当然,如果我们把眼光再放得宽一些,从一个更深远的角度来讲,无论是任何时代,整个社会都需要人才的不断流动,包括大家能够看到更为清晰的上升通道,这样的社会才会更有奔头。

撰文/刘畅马樱健

(来源:新金融观察)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